PAP

Pain And Pleasure
艺术来自于性趣

【贱虫】Gypsophila

#每天都在想舔迷人RR的盛世美颜。加菲和还是帅比的RR贱?#
#听到歌不错直接套在题目里了和文关系不大大概#
#只是想写成年人的分手梗#
#瞎瘠薄写ooc是我的,如果有,爱属于贱虫#

韦德很想表现的镇定而若无其事些。当彼得把自己最后的一箱东西搬到门外,直起腰的时候,他用那一秒匆匆做了一个心里建设。然而他开口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搞砸了。

他的喉咙发出一声尖锐的抽气声,用变了调的声音说,你拿走了一样不属于你的东西。

彼得没什么表情的问他是什么。那身影并不高大,逆着光,纤瘦有力,冷淡而克制。韦德眼眶发红,努力绷着表情要它不至于太难看,过于用力的压制使这个表情甚至有些扭曲,他的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抬起手用力一下下戳着自己的心口,目光带着一种贯穿的力量狠狠盯着彼得:
你他妈把这儿的东西拿走了。还给我。

两人杵在在门口僵持了一会。彼得逆着光表情有些看不清,他似乎抿了抿嘴唇。然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抱起地上纸箱,径直走向他开来的皮卡。拧了钥匙,在皮卡的轰鸣声里头也不回开上了黝黑平坦的沥青马路。

皮卡车胎碾过路面的声音渐渐远去,只剩下盛夏尖锐的虫鸣声起起伏伏炸在韦德的脑子里。太阳正挂在头顶,阳光明晃晃的耀下来,打在蒙了尘的灰绿色树叶上,打在土黄色蒸着热气的扭曲大地上,打在远方那条一望无尽的黑色沥青路上,整个世界都在反射一层白光,那层光疯狂的吞噬覆盖一切,灼痛了韦德的视网膜。韦德看着蒸腾的空气热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他有点喘不过来气。

他盯了这惨白的世界一会儿,然后合上门,跌进了屋里的黑暗中。他凭着记忆摸到客厅里的沙发边,脱力一样的仰到在上面。也不知是暴怒悲伤还是什么的混合的情绪渐渐褪去,他像是失了重又像是身上坠了铅,在两种矛盾中沉沉浮浮,最后身上只剩下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黑暗里渐渐浮出天花板,他眼神涣散,天花板上似乎有一个黑洞,把他的意识牢牢的吸了进去。他不想思考,可是他的意识控制不住的从脑海深处拉扯着他去看那些有的没的回忆。

这个天花板以前经常被彼得随手粘些小东西,当事情乱糟糟又不得不迅速解决,他总会合理利用空间。韦德扯扯嘴角笑了一下。

棚顶的那个恶趣味的彩虹小马吊灯,是他打赌赢了的自作主张,彼得每次看见它都要抱怨很久。

他楞楞的看着空荡荡的衣架,彼得回来时总是脱下他的风衣挂在右上角的那个撑上,然后笑着走过来给他一个吻。

角落里落了一层薄灰的高低架,那块是彼得常放器械组件的地方。有时候他深夜起来还能看见彼得带着护目镜在莹莹的光下摆弄那些组件,他背对他的不算瘦削的肩膀倾出一个好看的角度。

沙发稍左的这个位置他们玩过骑乘play,他伸手从沙发缝隙里扣出一个彼得喜欢的草莓套子,他能清晰的看见彼得坐下去时潮红羞涩的脸。

他想他可能是在做梦。眼前的黑沥青路上远去的皮卡影子可能只是热气蒸出的海市蜃楼。他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彼得回头对他笑,空气里还有他身上的柑橘冷香。韦德每次想起彼得的笑都能听见自己的咚咚心跳声,他挂在沙发上感受着血液泵到四肢一下一下的冲击。

风从窗边吹进来,贴着地板刮过他的小腿。他觉得有点冷。外面的天光一点点泯灭,窗外的冷气逸上来。

他想他得给自己倒杯水。因为他的喉咙里干涩的泛出一股铁锈味。于是他踉跄着摸进厨房。那个一对的马克杯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立角落,杯子上他亲手画上去的蜘蛛笑脸似乎在无声的嘲笑他。他对着杯子扯了个自嘲的笑。唇边的干涩口子被这个动作撑裂开,那是一个尖锐的刺痛。

【贱虫】翘臀

#两个人同居很久了以后#
#突发奇想的楼梯梗#

今天是星期天又是特卖日。两个勇士在大妈们的疯狂热潮下像两只风雨飘摇破烂木筏。韦德就差伸着手对他的小甜心大喊“肉丝!不要离开我!”最后两人拎着着几包战利品从收银台夹缝生还。彼得顺手捞过两个结完账的袋子扯了扯韦德蹭皱的衣角,说了句赶上特卖日买东西真是要命之类的话。之后两人在讨论晚上是吃披萨还是汉堡的声音中晃回了皇后区的公寓。

韦德住在5楼。这个隐蔽的临时据点并没有电梯那种高档玩意,两人认命的踩着青灰色的潮湿楼梯亦步亦趋的往上爬。虽然爬楼对两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彼得絮絮叨叨的爬在前面说着他大学里毕设实验和学术论文的事情。韦德落他一步晃晃悠悠的坠在后面。

“……简直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直接把盐酸加了进去,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天知道……”

楼梯的高度刚好使他们错开了一个身位。其实那个小胖子出糗的故事他一点也不关心,于是韦德眼里就只剩下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屁股。两瓣浑圆的,挺翘的,被牛仔裤包裹着,紧绷绷的屁股。他忍不住上手抓了一把。嗯。还是穿制服的时候手感比较好。他想。前面的男孩话题没停只是扭头瞥了他一眼,继续讲着他那个炸了整个实验室的合作伙伴。

“哇哦,甜心。你都不给点反应吗?”韦德贱贱的探过身去想看他的侧脸,两眼弯弯。

“你想要什么反应?”彼得有些无奈。

“变得不可爱了啊,以前的你可是会马上跳起来红着脸像个少女一样大叫呢。(然后顺手给我一拳)”

“哦,拜托——”彼得站在门口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拖着声音,“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久了?天知道你做过多少次这种事了,我已经习惯了。”他把右手的东西换到左手,腾出手来摸向书包一阵翻找。

“你说得对。”韦德低下头,贴在男孩耳边声音低沉,把呼出的气流全吹在男孩脖颈里。彼得浑身一颤,耳朵迅速泛红。他毛孔在韦德的注视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紧张集结起来,刚从书包里掏出来的钥匙因为手猛的一抖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飘荡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里余音不绝。韦德舔了舔男孩的耳朵,在他还还不及说什么的时候环住他,把他按在到门上来了个黏腻的吻。

【贱虫】SICK 2

#死侍焦虑症设定#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此处SICK有三层意思,一是韦德的病,二是他经常犯恶心(笑),三是两人之间稍微有些病态的关系#

"BAD BAD BAD WORST BAD SICK DAMESICK SICKSICK FUCK DIZZY FUCK SICKSICK…"

" HOLY SHIT!!"

韦德从墙上以一种十分操蛋的姿势跌落下来,操蛋的就像左脚绊右脚的愚蠢中学少女一样,狠狠撞在在巷子里的垃圾箱角上,然后和挂在垃圾箱边的一块苍蝇飞舞的长毛烂披萨来了个亲密接触。

"哦,这狗血的烂剧本。带着一股恶心的八点档一样的馊味,这个时候是不是还会冲出一堆壮汉狞笑着说‘Hey~可算抓到你了小猫咪,看你这下往哪跑?’"

"喂,老兄,放轻松点,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被轮上了24小时的妓女。"

韦德近乎挣扎一般从地上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颈椎。"Shut the fuck up!"颈椎没断。他眼前一片白光,耳边轰隆作响,身体像是被碾压机碾过一样筛糠般的抖个不停。太糟了,现在要是有谁摸过来他肯定当场血溅五步投入死亡女神的怀抱开始下一个轮回。那时候就要和纽约的黑手党们说声抱歉了,但愿他的脸不会吓到那些小可爱。(注)

"你知道的,就像往常一样,做个深呼吸。放轻松,你能行的。"

"就算你跳下了悬崖,但你也在飞不是吗。"

韦德手摸到了墙边,蹭着靠上墙去,忍不住的恶心。胃像是被整个翻过来一样,灼热的胃液顺着食道一路窜到喉咙,带着一股子浓烈的酸味。他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想起来刚才看到的景象。他杀了目标人物,现场一片狼藉,弹痕密布。死猪一样尸体横七竖八,血溅的到处都是,那个可怜人被爆了头,半边脑袋像个碎西瓜一样惨不忍睹红红白白洒了一地。沙发角落里一只布偶兔子被子弹射中,半个身子爆开漏出一堆廉价的太空棉。他提起兔子,里面的棉花扑簌簌掉下来。哦。活像一部恐怖片。这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嘿~甜心,我已经看见你了,不见一面吗。"他晃悠着兔子,一手习惯性的甩了个枪花,靠了过去。任务已经完成,然后他看见了躲在衣橱后面的小小一团。

"爸爸?"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小裙子手里紧紧抱着一个有她一半高的玩偶抬头。睁着一双大眼睛扑闪着,"你是谁?"

"……这是我的台词,小甜心。你在这做什么?"韦德顿了一下,不动声色收起了枪侧了侧身挡住女孩向他身后看过去的视线。

"爸爸说要玩捉迷藏游戏,如果我没被找到,他就奖励我彩虹小马玩偶。"女孩子皮肤白皙垂下眼皮,奶声奶气的说"可是我被你找到了。"

"所以你是谁?"女孩子抬眼看向韦德,那双淡色的眸子里闪着光映出韦德的影子。这让他一阵恍神,如果当初他和瓦妮莎有个孩子应当也是这般可爱吧。他又想起瓦妮莎靠在窗边,身影隐在光里的样子。他眼前一片白光,这不是什么好事。

"我是提前来的圣诞老人,"韦德觉得喉咙有点干,他控制着自己的音调,试图让它更温柔一点。"专门实现乖孩子的愿望。你做的很好,甜心。"他自然的把漏了一半棉花的兔子塞给小女孩。

"现在我要带你去拿你的奖励。”韦德俯身,遮住女孩视线范围,“闭上眼睛,礼物若是被提前看到了会飞走的。"女孩顺从的闭上眼睛,他捂住女孩子的眼睛,将她抱起。

"我们要去哪里拿?爸爸呢?"女孩子乖顺的软软趴在他怀里"圣诞老人不是会有胡子吗?你的帽子呢?你有驯鹿雪橇吗?"

"真是个好奇宝宝,非正式工作时间的时候圣诞老人会按喜好改变形象。"

"可是你这一身很丑。"

"你说得对。你妈妈在哪里?"

"我没有妈妈。"

"那你有亲戚吗?"

"我只有爸爸。"

"……"

他在孤儿院后巷监控拍不到的地方把女孩放下来。对她说“圣诞老人不可以被大人看见。我把你的礼物放在了前面这间屋子里,拿到礼物以后乖乖的话你爸爸会来接你。”

“你要去哪?”女孩子拉住他的小手指。有些紧张。

“还有别的小孩子需要我的帮助。”

“……”

“去吧甜心,彩虹小马在等你。”

女孩子一步三回头的绕到前门去。韦德躲在阴影里看着她。一个修女出门和女孩谈了好一会,抬头看了看女孩指出刚才韦德来的巷子的方向,一直到她被拉进屋内。韦德站了好一会。觉得两条腿像是两根硬邦邦的木棍,开始往回走。

他有点耳鸣。他开始疯狂的想瓦妮莎。想她的背影,想她的笑,想她的撩在耳后的头发,想她摸在自己脸上的手,想她的闪着光眼睛,想她说婴儿制造工厂开始工作,想他可能会有的孩子纯真眼睛……他越走越快,他控制不住自己像是海啸爆发一般的思绪,周围的黑暗向他袭来拉扯这着他像是要把他淹没。他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糟,就像往常一样。现在他只想赶快回到他那狭小肮脏的公寓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他不能等。他得赶紧回去,不管发生什么。于是他放弃了隐匿身形,在屋檐墙顶飞跃着抄着近路。

韦德扶着墙干呕了几下,吐出他的胃液。天知道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吃不下什么东西。他想他应该是把胆汁呕了出来。嘴里满是混着强酸的苦味。

“Deadpool?”

突然的小奶音要韦德僵了一下,紧接着一阵眩晕和恶心感袭来,他不得不稳住自己,继续刚才的呕吐大业。

"看看你干了什么?韦德?在你的甜心和你打招呼的时候想着他的脸呕吐?"

"我是不是应该装一下可怜来博取一点同情分?然后坦诚相见?"

"如果这个时候吻他是会被打还是被打还是被打呢,哦上帝,看看这个小可爱!!这软糯的小奶音!这关切的小眼神!这纤细柔软有力的腰,哦翘臀!!我爱翘臀!!!"他几乎当场脱口一句"嘿,宝贝,你看起来真火辣。"

彼得的出现就像一记强心剂,让他的眩晕好了大半。忍不住的向小可爱蹭过去。彼得看似很嫌弃。这倒没什么。

直到彼得走出巷子灯光打在他身上,这让他眼前一下晃过了瓦妮莎落在光中的背影。他有些呼吸困难。他想做个深呼吸调节情绪,可呼吸不受控制的越来越重。糟糕。脑子里一片空白。冷静,放冷静!放慢呼吸!你看他冲过来了!你吓到他了!这小鹿斑比的眼神你怎么忍心!哦上帝这可真是罪孽。

注:
据说纽约的黑手党垄断了垃圾回收行业。

焦虑症梗来自RR的采访自白。

我想死侍这样一个一直向往安稳的普通人的幸福生活的悲剧英雄(尽管他不承认也不想当什么英雄),他的黑色幽默是一种污泥中积极的人生态度。韦德做人坦荡率直毫不做作,但是因为他的反英雄特质少有人信任他,他握在手中的东西从来都留不住。他压力很大,嘴炮荤段子和暴力利落的杀人手法以及人格分裂,是一种他的防御自我保护和减压的机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向往着普通的幸福,不然还要他怎样呢?他是蒙尘的原石,敲开那些坑洼的废料后你能看见他钻石般闪亮的真心。

【贱虫】SICK

#死侍焦虑症设定#

“Deadpool?”彼得·帕克刚好解决了一起盗窃案。他从惯常的巡逻路线拐进昏暗的小巷准备去拿他事先藏在这的书包,却瞥到角落里一个耸动的影子,于是下意识提高了警惕。此时空气流动带着垃圾站内不太美妙的味道,街边路灯通明,街上偶尔经过车辆,白色的车灯从垃圾箱的墙上方一晃而过,却难以照到这深处角落。男人近乎是一个蜷缩的姿势扶着墙角,两肩深埋。在彼得的良好的夜视能力下那轮廓太好辨认。可这想来似乎又有点荒谬,于是彼得试探的问了一句。

那影子动作一顿似是想要回头,然而又突然猛的埋下了脸。回答他的是一声“呕……”和呕吐物落在地上稀里哗啦的声音。

“嘿,我想我还没有那么惨绝人寰到要人见面就想吐的程度,”彼得说着,走近了一点。他声音里带这些关切的味道。“你还好吗?”

他耐心的等了好一会,犹豫着是不是应该过去给韦德拍拍背,可又怕这样会引起对方的抵触。这时候韦德终于扶着墙抬起头,面罩拉上去一半,漏出了他满是伤疤的下半脸。声音甜腻又带这些暗哑“哇哦,这不是我的宝贝男孩吗,我是不是该说晚上好?”他抬起手蹭了蹭嘴边。惹得彼得一阵皱眉。

韦德晃悠悠的站直身体,径直往这边走来,“现在已经是小孩子睡觉的时间啦,就是情侣亲热都已经来上两发了,怎么你还在这乱晃?”他顺手扯下面罩盖住自己的脸。“果然是什么见鬼的超级英雄使命感?我是不是可以举报铁罐头压榨童工?”

“不关史塔克先生的事,再说我今年就成年了……你脏死了,别靠过来。你在这里做什么?”彼得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有死侍出现的地方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他又是来搞什么幺蛾子的?

“哦!天啊!这可是天大的误会!!”韦德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夸张的捂着脸。“甜心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我只是晚餐后出来散散步而已。”

“散步到这巷子里呕吐?”彼得挑眉。

“啊不不,呕吐只是生理反应罢了,就像看见火辣的妹子就会难以自控的勃.起一样。你要知道你看见了那些像被操过一样的连可怜的老母亲都不认识了脸绝对能把前天吃下的墨西哥玉米饼都吐出来。”

彼得将信将疑的看着他,“所以?那些可怜的呕吐物一样的家伙在哪?”

“因为我忍不住想要呕吐,所以他们逃掉了。”韦德靠过来,似乎是想要触碰彼得的脸。“嘿,宝贝。这么晚还在外面闲逛可是会被坏人盯上的。”

彼得毫不费力的晃过他的手,一抬手射出蛛丝把藏在角落里书包扯出来甩在身上。看来在这里换衣服是不可能了。他余光瞟到韦德摸空的手,有些敏锐的捕捉到那指尖有些不受控制的抽动着。“你真的没事吧?你确定不是中毒?”

他想起上次遇见韦德的时候,是在桥下,水光粼粼光斑一块一块映在桥顶和他暗红的制服上,他肩膀微微抖着头抵在冰凉的桥墩上手撑在两边,正在做深呼吸。那时候他几乎以为是韦德嗑high了。哪知道他一走近,那人就察觉到了,立刻和他打了招呼开始不着边际黄段子满天飞的胡扯,实在是气的他火大。正是知道这是个不可常理衡量的人,他当时到是没怎么在意。现在想来却是有些蹊跷。

“就凭那些杂碎的斤两还影响不了身为人气主角的死侍队长我”韦德突然转过头对着空气说“这都是为了伟大的爱情。”看样子不像是对自己说的话,彼得有些无奈,看来他又犯病了。

"没事就好。哦,上帝,我们赶紧离开这地方吧。再多待在这一秒我怕不是也样像你那样走到角落里去呕吐了。"说着彼得转头朝向光明的那一角去。

"……"

"嘿你还在磨蹭什么?难道你要在这过……"回应他的是一声闷响和沉密的抽吸声。路过的车灯晃在韦德身上又离开,使他重新埋没在阴影里。一道斜斜的墙影似乎是要割裂两人一样,一边在橘红色光下拉出一道斜影,一边倒在黑暗里寂静无声。

"喂!"

"Deadpool?!"

"Oh!fuck!!!Deadpool?!!"

"fuck!!!Deadpool!深呼吸!!Deadpool?!"

韦德最后视线里是倾斜肮脏的地面,他的头就这么亲密无间的撞了上去,离他几厘米远有一块不知是谁吐的口香糖黏在上面。耳边轰隆作响,但愿他的身体能避开刚才瞥到的那块浓痰,不然制服清洗的时候他会被恶心死的。小蜘蛛似乎转身冲了过来了,带着惶急的样子。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像一只溺水的猫。又像最深海里的鱼。他榨尽肺内的空气用力的抽气。哦。如果这样死掉到是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应该还是死不掉吧?哈哈。下次可不能用窒息的方法了。简直太特么难受了。哦,spidery。看这小可怜的表情。我吓坏他了。真想抱抱他。

目前比较想画的脑洞是贱萌暴力性骚扰贱贱和嘴炮可爱身材好虫?
复习火影的脑洞:社情暗部冷漠幼卡,撒娇精分boss堍(lof生病系列),抖s鬼畜止水(参考坂田银时火影那篇),长大博人,恰啦助的轻浮和正经,性转樱井野帅比和鸣子,蝎旦那艳靡和干架病颜,扉间的毛领子!想摸!
银魂:冲田十四尼酱总督……小九的颜
许多大ip下面的路人角色设计颜值的曾经经验比如银魂里那个飞船妹子和红豆?钢炼贪婪正太

小白基德快斗秀一琴酒奇犽飞坦西索社情红a里包恩一方金木n件套法斯n件套杰克帕帕拉恰言纲…有点画吐了

家教初心现在已经不适合了除了几篇 深度同人和画风没什么挖的了还有就是boss坐姿系列还没画

等脑洞理得差不多就爬墙看美漫

总结一下反差爆萌点月刊就做的很好

人体真的很重要啊想多练习点张力镜头肌肉什么的参考死火排漫画?有些火影mad做的镜头感和张力很不错
果然还是得多看电影啊。动漫算了。爬爬以前圈同人好了。新番什么的多少年没怎么上心了。广告区up越来越无聊简直要进驻电影区了

属性总结:冰山/傲娇/鬼畜抖s/毒舌嘲讽/骚包绅士/正太/腹黑/邪魅/狂气/放荡不羁/变态/精分/兄控/吊儿郎当/阴郁兜帽

翻出底稿重新涂(所以说你到底积了多少这种东西啊喂→_→)

前一阵画的本来想做个手书但是实在是没力气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