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

艺术来自于性趣
Pain And Pleasure
笔耕不缀

莫名其妙太太童话里飞坦和洛西西去给库洛洛上坟那段,太太的飞坦写的太美。多少年都记着这个场景。手残画不出万分之一只想剁手。

他的瞳孔中充斥着一种让人迷醉的澄清
“呵呵。”他发出了低沉嘶哑的轻笑,“团长看起来并不讨厌这一点。”

“真是很蠢啊。”飞坦发出轻微的笑声,“但我却嫉妒得不得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