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

艺术来自于性趣
Pain And Pleasure
笔耕不缀

【贱虫】SICK 2

#死侍焦虑症设定#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此处SICK有三层意思,一是韦德的病,二是他经常犯恶心(笑),三是两人之间稍微有些病态的关系#

"BAD BAD BAD WORST BAD SICK DAMESICK SICKSICK FUCK DIZZY FUCK SICKSICK…"

" HOLY SHIT!!"

韦德从墙上以一种十分操蛋的姿势跌落下来,操蛋的就像左脚绊右脚的愚蠢中学少女一样,狠狠撞在在巷子里的垃圾箱角上,然后和挂在垃圾箱边的一块苍蝇飞舞的长毛烂披萨来了个亲密接触。

"哦,这狗血的烂剧本。带着一股恶心的八点档一样的馊味,这个时候是不是还会冲出一堆壮汉狞笑着说‘Hey~可算抓到你了小猫咪,看你这下往哪跑?’"

"喂,老兄,放轻松点,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被轮上了24小时的妓女。"

韦德近乎挣扎一般从地上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颈椎。"Shut the fuck up!"颈椎没断。他眼前一片白光,耳边轰隆作响,身体像是被碾压机碾过一样筛糠般的抖个不停。太糟了,现在要是有谁摸过来他肯定当场血溅五步投入死亡女神的怀抱开始下一个轮回。那时候就要和纽约的黑手党们说声抱歉了,但愿他的脸不会吓到那些小可爱。(注)

"你知道的,就像往常一样,做个深呼吸。放轻松,你能行的。"

"就算你跳下了悬崖,但你也在飞不是吗。"

韦德手摸到了墙边,蹭着靠上墙去,忍不住的恶心。胃像是被整个翻过来一样,灼热的胃液顺着食道一路窜到喉咙,带着一股子浓烈的酸味。他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想起来刚才看到的景象。他杀了目标人物,现场一片狼藉,弹痕密布。死猪一样尸体横七竖八,血溅的到处都是,那个可怜人被爆了头,半边脑袋像个碎西瓜一样惨不忍睹红红白白洒了一地。沙发角落里一只布偶兔子被子弹射中,半个身子爆开漏出一堆廉价的太空棉。他提起兔子,里面的棉花扑簌簌掉下来。哦。活像一部恐怖片。这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嘿~甜心,我已经看见你了,不见一面吗。"他晃悠着兔子,一手习惯性的甩了个枪花,靠了过去。任务已经完成,然后他看见了躲在衣橱后面的小小一团。

"爸爸?"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小裙子手里紧紧抱着一个有她一半高的玩偶抬头。睁着一双大眼睛扑闪着,"你是谁?"

"……这是我的台词,小甜心。你在这做什么?"韦德顿了一下,不动声色收起了枪侧了侧身挡住女孩向他身后看过去的视线。

"爸爸说要玩捉迷藏游戏,如果我没被找到,他就奖励我彩虹小马玩偶。"女孩子皮肤白皙垂下眼皮,奶声奶气的说"可是我被你找到了。"

"所以你是谁?"女孩子抬眼看向韦德,那双淡色的眸子里闪着光映出韦德的影子。这让他一阵恍神,如果当初他和瓦妮莎有个孩子应当也是这般可爱吧。他又想起瓦妮莎靠在窗边,身影隐在光里的样子。他眼前一片白光,这不是什么好事。

"我是提前来的圣诞老人,"韦德觉得喉咙有点干,他控制着自己的音调,试图让它更温柔一点。"专门实现乖孩子的愿望。你做的很好,甜心。"他自然的把漏了一半棉花的兔子塞给小女孩。

"现在我要带你去拿你的奖励。”韦德俯身,遮住女孩视线范围,“闭上眼睛,礼物若是被提前看到了会飞走的。"女孩顺从的闭上眼睛,他捂住女孩子的眼睛,将她抱起。

"我们要去哪里拿?爸爸呢?"女孩子乖顺的软软趴在他怀里"圣诞老人不是会有胡子吗?你的帽子呢?你有驯鹿雪橇吗?"

"真是个好奇宝宝,非正式工作时间的时候圣诞老人会按喜好改变形象。"

"可是你这一身很丑。"

"你说得对。你妈妈在哪里?"

"我没有妈妈。"

"那你有亲戚吗?"

"我只有爸爸。"

"……"

他在孤儿院后巷监控拍不到的地方把女孩放下来。对她说“圣诞老人不可以被大人看见。我把你的礼物放在了前面这间屋子里,拿到礼物以后乖乖的话你爸爸会来接你。”

“你要去哪?”女孩子拉住他的小手指。有些紧张。

“还有别的小孩子需要我的帮助。”

“……”

“去吧甜心,彩虹小马在等你。”

女孩子一步三回头的绕到前门去。韦德躲在阴影里看着她。一个修女出门和女孩谈了好一会,抬头看了看女孩指出刚才韦德来的巷子的方向,一直到她被拉进屋内。韦德站了好一会。觉得两条腿像是两根硬邦邦的木棍,开始往回走。

他有点耳鸣。他开始疯狂的想瓦妮莎。想她的背影,想她的笑,想她的撩在耳后的头发,想她摸在自己脸上的手,想她的闪着光眼睛,想她说婴儿制造工厂开始工作,想他可能会有的孩子纯真眼睛……他越走越快,他控制不住自己像是海啸爆发一般的思绪,周围的黑暗向他袭来拉扯这着他像是要把他淹没。他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糟,就像往常一样。现在他只想赶快回到他那狭小肮脏的公寓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他不能等。他得赶紧回去,不管发生什么。于是他放弃了隐匿身形,在屋檐墙顶飞跃着抄着近路。

韦德扶着墙干呕了几下,吐出他的胃液。天知道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吃不下什么东西。他想他应该是把胆汁呕了出来。嘴里满是混着强酸的苦味。

“Deadpool?”

突然的小奶音要韦德僵了一下,紧接着一阵眩晕和恶心感袭来,他不得不稳住自己,继续刚才的呕吐大业。

"看看你干了什么?韦德?在你的甜心和你打招呼的时候想着他的脸呕吐?"

"我是不是应该装一下可怜来博取一点同情分?然后坦诚相见?"

"如果这个时候吻他是会被打还是被打还是被打呢,哦上帝,看看这个小可爱!!这软糯的小奶音!这关切的小眼神!这纤细柔软有力的腰,哦翘臀!!我爱翘臀!!!"他几乎当场脱口一句"嘿,宝贝,你看起来真火辣。"

彼得的出现就像一记强心剂,让他的眩晕好了大半。忍不住的向小可爱蹭过去。彼得看似很嫌弃。这倒没什么。

直到彼得走出巷子灯光打在他身上,这让他眼前一下晃过了瓦妮莎落在光中的背影。他有些呼吸困难。他想做个深呼吸调节情绪,可呼吸不受控制的越来越重。糟糕。脑子里一片空白。冷静,放冷静!放慢呼吸!你看他冲过来了!你吓到他了!这小鹿斑比的眼神你怎么忍心!哦上帝这可真是罪孽。

注:
据说纽约的黑手党垄断了垃圾回收行业。

焦虑症梗来自RR的采访自白。

我想死侍这样一个一直向往安稳的普通人的幸福生活的悲剧英雄(尽管他不承认也不想当什么英雄),他的黑色幽默是一种污泥中积极的人生态度。韦德做人坦荡率直毫不做作,但是因为他的反英雄特质少有人信任他,他握在手中的东西从来都留不住。他压力很大,嘴炮荤段子和暴力利落的杀人手法以及人格分裂,是一种他的防御自我保护和减压的机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向往着普通的幸福,不然还要他怎样呢?他是蒙尘的原石,敲开那些坑洼的废料后你能看见他钻石般闪亮的真心。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