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

艺术来自于性趣
Pain And Pleasure
笔耕不缀

【贱虫】翘臀

#两个人同居很久了以后#
#突发奇想的楼梯梗#

今天是星期天又是特卖日。两个勇士在大妈们的疯狂热潮下像两只风雨飘摇破烂木筏。韦德就差伸着手对他的小甜心大喊“肉丝!不要离开我!”最后两人拎着着几包战利品从收银台夹缝生还。彼得顺手捞过两个结完账的袋子扯了扯韦德蹭皱的衣角,说了句赶上特卖日买东西真是要命之类的话。之后两人在讨论晚上是吃披萨还是汉堡的声音中晃回了皇后区的公寓。

韦德住在5楼。这个隐蔽的临时据点并没有电梯那种高档玩意,两人认命的踩着青灰色的潮湿楼梯亦步亦趋的往上爬。虽然爬楼对两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彼得絮絮叨叨的爬在前面说着他大学里毕设实验和学术论文的事情。韦德落他一步晃晃悠悠的坠在后面。

“……简直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直接把盐酸加了进去,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天知道……”

楼梯的高度刚好使他们错开了一个身位。其实那个小胖子出糗的故事他一点也不关心,于是韦德眼里就只剩下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屁股。两瓣浑圆的,挺翘的,被牛仔裤包裹着,紧绷绷的屁股。他忍不住上手抓了一把。嗯。还是穿制服的时候手感比较好。他想。前面的男孩话题没停只是扭头瞥了他一眼,继续讲着他那个炸了整个实验室的合作伙伴。

“哇哦,甜心。你都不给点反应吗?”韦德贱贱的探过身去想看他的侧脸,两眼弯弯。

“你想要什么反应?”彼得有些无奈。

“变得不可爱了啊,以前的你可是会马上跳起来红着脸像个少女一样大叫呢。(然后顺手给我一拳)”

“哦,拜托——”彼得站在门口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拖着声音,“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久了?天知道你做过多少次这种事了,我已经习惯了。”他把右手的东西换到左手,腾出手来摸向书包一阵翻找。

“你说得对。”韦德低下头,贴在男孩耳边声音低沉,把呼出的气流全吹在男孩脖颈里。彼得浑身一颤,耳朵迅速泛红。他毛孔在韦德的注视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紧张集结起来,刚从书包里掏出来的钥匙因为手猛的一抖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飘荡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里余音不绝。韦德舔了舔男孩的耳朵,在他还还不及说什么的时候环住他,把他按在到门上来了个黏腻的吻。

评论

热度(200)